????“慕少,请您放心,您刚离开,我就已经安排了车给连小姐,一点儿也没耽误。另外啊,我还专门又给她带上了早餐,小姑娘年纪小,不能饿着肚子撑一上午,对身体不好。”

????苏伯一副“我做事多完美,快来夸夸我”的语气。

????前面的苏尘听得目瞪口呆。

????敢情慕少酷酷冷冷地甩下那女人先行离开,还是惦记着人家,竟然悄悄让他老爹安排给她车。

????“好,我知道了。”慕临骁快速挂断电话,轻描淡写地扫了苏尘一眼,拿过去文件继续看。

????汽车里有一阵诡异的静谧。

????医科大门禁严格,进入车辆必须有通行证,任何车辆都不允许进入教学区和办公区域。可是今天,校长带队学校主要领导,亲自跑到大门口,恭迎慕天集团的最高掌权者慕临骁。

????校长的笑容几乎都把脸笑成菊花了,和慕临骁轻轻握手前,用手在裤子上擦了好多下。

????慕临骁是谁?这可是本城首屈一指的富豪,资产全球前几,了不得啊!他们学校的教学楼啊,实验室啊,图书馆啊,都指着这位财神爷松松手,一高兴指不定就给捐了。

????慕临骁黑白通吃,他旗下的慕天房地产开展的建筑工程,有谁敢找茬?哪个不是保质保量保工期完美完成!

????校长钻进自己的汽车,前头开路,一路开进了校园里。

????而慕临骁坐进他的车里,第一件事就是接过去消毒毛巾,里里外外将自己的手,好好地擦了个干净。

????本来很瞧不上医科大这个大学,也瞧不上这个谄媚的校长,原本对资助医科大心存几分迟疑,而今,想到这是连白微读书的地方,好像捐几个楼也没什么。

????连白微果然还是迟到了,当她走进校园时,都见不到几个学生了。学校教学制度严格,上课时间,罕有学生在校园里晃荡,游荡的只有退休教授和家属。

????花朵朵的电话打了过来,连白微赶紧接听,“喂,朵朵,你在哪儿呢?”

????“第一阶梯教室!今天有演讲,你快来吧,咱班长已经开始比对花名册了,我给你占了位置,就在最后一排的北面。”

????连白微也想跑快点,可身体太虚弱,愣是跑不动,就算快步走,都是喘气如牛。

????终于来到了阶梯教室,擦擦一头的冷汗,连白微悄摸摸地钻进门,里面已经开讲了,台下很安静,她左右看了下,终于看到了角落里偷偷向她摆手的花朵朵,于是弯着腰,一点点坐到了花朵朵身边。

????花朵朵贴在她耳边小声说,“刚才班长问你了,我说你拉肚子,去厕所了。我机不机智?”

????连白微真想骂一句,机智个大头鬼!每次找理由都用这个借口,班长都曾经揶揄她,问连白微你是不是胃肠功能紊乱,成天拉肚子。还有男生起哄,给她起外号,叫她拉稀大王,简称稀王!

????想到过往真是一把泪啊。

????一位 优秀毕业生刚刚做完简单的开头演讲,也就是抛砖引玉。分管教学的副校长激动万分地对着麦克风大叫道,“同学们,我们学校可以说是人才济济,上一届刚刚毕业的优秀毕业生已经在自己的岗位上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中医学专业的优秀毕业生连忘忧!连忘忧同学在校期间连年被评为学习标兵,她是美名远播的连门药堂的继承人,现任友爱医院中医科的副主任医师,被评为全市十大杰出人才,是破格提拔的医院中坚力量。下面有请连忘忧同学,向大家分享学习经验和成果!大家快欢迎!”

????台下掌声雷动。

????一听到连门药堂,台下同学没有不知道的。这是传承几百年的中医药堂,一直以中医诊疗的精准优秀闻名于世。听说最早的先祖,曾经当过御医,是哪位皇上最信任的御医。

????虽然在当今西医当道的大环境下,中医萎靡萧条,远不及西医强大,可这并没有影响到连门药堂的生意,连门药堂仍旧是全国中医的翘首,连家上一代的传人连弘治,医术达到巅峰,被世人封为医神,只可惜天妒英才,连弘治年纪轻轻就遭遇意外,英年早逝,连弘治的哥哥连弘文虽然继承了家业,可医术平平,导致连门药堂名声下降,不过还好,据说这一代年轻人非常优秀,已经有了先祖的遗风。这其中,以连忘忧最为突出,听说她从小就被称为中医神童,对中药和药方过目不忘,七岁就将一千个药方倒背如流。

????今天能请来未来的连门家主,中医学的领头人,学生们当然都非常兴奋了。

????掌声经久不息。

????连忘忧在掌声中优雅地走到讲台中央,她穿着一身淡雅甜美的新中式旗袍,将她婀娜的身段包裹得恰到好处,长发微微烫起来一点儿卷儿,显得非常洋气。她是那种柳叶弯眉丹凤眼的古典美人,皮肤虽然没有像连白微那么白,可贵在精于保养,画着淡淡的妆,笑起来朱唇点点红,自有几分风流妖娆。

????连忘忧在校期间,连年都是校花、系花。她虽然没有连白微长得那么抢眼的绝美,可她成绩好,风评好,综合起来就成了学子们心目中的女神。

????女神学姐,呵呵,这一出场,她的宛然一笑,已经捕获了一大票男孩子的心。

????台下又爆发了一轮尖叫声,掌声。

????花朵朵凑到连白微耳朵上不屑地说,“你姐姐惯会卖娇弱、卖知性。”

????连白微淡淡地看着台上的连忘忧,不喜不怒道,“人家她走的就是知性美人的路线,好吧。”

????“可我怎么一看她那个圣母的笑容,我就浑身不得劲呢?”

????连白微捏捏花朵朵的手,动动嘴唇:“别说话了,好好听。”

????班长就在不远处死死盯着大家,他可是个靠泄密得以在老师跟前卖好的家伙。

????临近毕业,如果这个关键时候被班长告一状,那可就太亏了。

????连忘忧首先感谢了学校和领导的关照以及教育,然后感谢老师的教导,同学们的关怀,她才得以有此成就和成长,冠冕堂皇的漂亮话一箩筐,说得台上的副校长和系主任都万分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