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白微也不知道哪个贵,哪个值钱,进来了十几分钟,仍旧没有定下来拿哪一个。

????拉开柜子的一个抽屉,发现里面有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有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镯子成色极佳,通体碧绿油亮,泛着正阳绿的颜色,晃得人眼疼。

????“哇塞,这是个好东西啊!太美了!”连白微懂得一点儿玉知识,当初她父亲健在时,曾经花了几十万买了一块玉佩送给母亲,那时候她就知道,玉无价。

????情不自禁将玉镯拿在手里摩挲,凉丝丝,沉甸甸,滑溜溜,“这个应该能卖个三十万吧?”

????而且装在包里,一点儿也不明显,慕临骁一个大男人,肯定不会注意一个女人戴的物件,等到她几个月后将工资凑够了钱,再赎回来,神不知鬼不觉。嗯,就这么办了。

????连白微再次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房间,关灯,关门,再心跳如鼓地下楼,一回到自己房间,她就瘫在了沙发上。吓得一身冷汗!手心都是冰凉的。第一次做贼,没有什么经验,心理素质也不过关,觉得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

????此刻,来到外地的慕临骁却仍旧在通宵工作。大大的会议室里,十几个人还在开会,没有一个人敢说困。休息室里,南宫忘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苏尘一面打哈欠,一面玩游戏,念叨着,“也不知道慕少怎么回事,非要将明天的工作提前到今晚,他天神一样精力旺盛,可别人都是凡人啊。”还想说什么,突然听到一阵鼾声凭空而起,转头一看,南宫忘的手机拍在脸上,他人已经进入梦乡了。

????会议在慕临骁的主持和监督下,从晚上九点一直开到了凌晨两点半,会议结束时,除了慕临骁精神矍铄,双眼清明,其余人全都蔫头耷脑、有气无力。临分开时,慕临骁一句“明早十点继续”惊得所有人困意全无,只剩内心一片哀嚎。慕少果然如传言中一样,冷血又无情,狠辣又残忍,虐起工作人员简直没人性。

????慕临骁回到酒店房间时,翻看了一下出差的工作安排,暗暗算了下时间。如此一来,时间提前,稍作调整,回去的日子应该可以早一天。

????第二天一早,包里偷藏了玉镯的连白微,早饭吃得惴惴不安,扒拉饭的速度很快,像是抢饭一样,害得苏伯一直在旁边交代着“不急不急,别吃太快,容易胃痛。”

????司机如常将连白微送到医院,连白微从医院前门进去,去科室里打了个卡,接着去重症监护室问了下弟弟的情况,然后悄悄从医院的后门出去了。一路上都谨慎极了,斜挎着包包,手还将包按得紧紧的。

????十点钟,最大的典当行开门没多久,就进来一位年纪不大,貌美如花的姑娘,进来时左右观察一下,直接问道,“这里能不能典当手镯?”

????“当然可以。你把手镯拿来,我们看看成色。”

????连白微迟疑了一下,慢慢从包里拿出来盒子,放在了工作台面上。工作人员微笑着打开盒子,瞬间屏气,瞪大眼睛定定地看着玉镯,仿佛看到了什么鬼一样。

????啪!快速将盒子盖上,仍旧 一脸的震惊,抬眼审视着连白微。

????“这是你的?”

????“不是我的,我能拿来当吗?说的真奇怪。”

????“那你先等一下,我去里面问问掌柜的。”说着,拿着盒子往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