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知道回来?”

????一声冷冰冰的质问,劈头而来,差点骇得连白微一个趔趄,只能堪堪忍住上楼的步伐,将身子不情愿地扭向他。

????慕临骁这才很慢很慢地抬脸,绝美的五官上,那双深邃、漆黑的鹰眸像是利剑,直直刺向她。

????“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连白微吞口吐沫,紧张地点点头,“知道。”

????“说说看。”

????连白微咬了咬嘴唇,艰难地小声说,“我是慕先生的qing人。”

????这几个字,带着无尽的屈辱,眼睛都泛酸。

????慕临骁冷冷一笑,启唇,冷酷地说,“看来你还知道!你是给我慕临骁陪睡的!拿了我的钱,就要保证身心干净!就算你多么不情愿,可你已经签了合约,就只能是我慕临骁一个人专属的物品!我可不想使用的女人还带着别的男人的气味!脏!”

????冷漠无情的话,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将她割得体无完肤。连白微忍着泪意,轻轻颤栗,小爪子死死抓着衣服。

????好容易才能挤出来声音,“我知道的,慕先生。”

????慕临骁显然还在气头上,将那份晴人合约拍在桌子上,冷冷地说,“去,抄这份协议十遍!最好能够铭记于心!”

????说完,重重冷哼一声,拔腿上楼。连他那道颀长俊美的背影都渗透着可怖的寒气。

????听到慕临骁上楼关门的重重声音,连白微的眼泪才滑落下来,颤抖着手,拿过去协议,上面几个字十分刺目。她拿着打印纸去了餐桌,趴在桌子上开始誊抄。

????慕临骁的话,一字一句,直刺人心,伤人于无形,将她的尊严狠狠踩碎,让她看清楚了当下的真实境况。是啊,她只不过是人家买来的陪睡的物件,还想让人家金主对她多好?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再委屈也要走下去。

????苏伯看了看楼上,走到餐厅,叹了口气。

????“连小姐,你也不要难过,今天你确实做得不对,不能怪慕少生气。”

????连白微惨笑,“我没事,苏伯。我只不过就是个他花钱买来的女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