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契,三个字,狠狠刺痛了她。他说话真是暗里藏刀,再次点给她,她在他这里是没有尊严的存在。

????他高兴了,她兴许日子好过些。他不悦了,那她就要承担他的怒气。想怎么虐,就怎么虐。

????可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他今晚的怒火,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没有接机?

????“或者……”他幽幽地说道,“你如果跟我分享一下三十万是怎么得来的,我可能会网开一面。”

????这是他给她的一次机会!就看她会不会如实交代,如果她能够说出实话,就算她是慕海洋的人,他也可以原谅她。

????连白微张了张嘴,陷入矛盾中。

????难道告诉他,她偷了他的珍品去卖掉,换了钱去交费?就看他今晚这狂躁的臭脾气,真说出来,她觉着她的脑袋有点危险。

????两害相权取其轻。

????掉脑袋和擦地砖相比,还是擦地砖更安全。

????“这个我不想说,也没什么好说的,钱已经拿到了,事情也解决了。就这样。”

????慕临骁眸子里的希冀之光忽然黯灭,他的心狠狠一沉,怒火直冲云霄,残忍地狞笑道,“好好好,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有骨气的很!”说完,冷飕飕瞪了她一眼,转身进屋,重重拍上房门。

????关门声震得整个楼都晃三晃。

????连白微深吸口气,沿着楼梯下楼,走出别墅。

????不知道谁给搬来了一张椅子,苏尘坐在上面,翘着二郎腿,吸着雪茄,吞云吐雾,无比惬意。一看连白微过来了,立刻摆着手吩咐着,“你们几个,轮流盯着她,让她必须跪着擦,每块砖都必须擦干净,听到了吗?”

????“是,尘哥!”

????连白微缓缓跪在冰凉的地砖上,拿起来泡在地板消毒液里面的抹布和钢丝球,一面用钢丝球磨掉表面的污垢,一面用抹布擦干净。

????楼上,慕临骁撩起窗帘,侧目向下观察着,眉宇间微微皱起。

????她宁可去擦地砖,她也要维护背后帮了她的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