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临骁被她气得太阳穴突突的乱跳,再次将外套裹在她身上,不得已退让地说,“好了,不动你了,衣服披着吧。一点儿玩笑都开不起。”

????我去!你那叫玩笑吗?你那纯粹就是你单方受益的调戏!

????听到这话,连白微这才不再闹腾了,将他的外套用力裹紧一些,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他的衣服很大,她小小一只穿着那件男士外套,就像是搞怪的小孩子,越发衬托得那张脸小巧玲珑。

????慕临骁端起水杯灌下去一杯水,刚才温香软玉拢在怀,又趁机揩油,血液不知觉就发热发烫了。

????“裙子到底怎么回事?”缓过来一些,他面沉如水,略略看了看地上那堆丝线,若有所思。

????“我怎么知道,第一次穿,我也没想到它会突然……”貌似想到了什么,连白微的话戛然而止,眼睛里划过愤恨。

????洞察力过分敏锐的慕临骁捕捉到那抹浅显的神色,追问,“是不是想到哪里出了问题?不会被人坑了吧。”

????连白微翻动着大眼睛,无奈地看着慕临骁,叹口气说,“你猜得还挺准。我估摸着,这次真的是被人坑了。”

????“谁?”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的好堂姐,连忘忧!这条裙子是她今天非要塞给我的,据她说,这是周六晚上让我穿的伴娘服。”

????慕临骁前后略微一想,就想通了里面的关节,说,“你若真的穿了这条裙子,首先会被亲朋好友责怪你穿戴不周,有抢风头的嫌疑。然后你还会成为当晚最大的笑话,当场被人看光。”

????连白微冷哼了一声,“可不嘛,没想到连忘忧这么毒!”

????慕临骁脑海里初初想象了一下,连白微果真穿着这条裙子去参加订婚晚宴,最终被所有人看去这副妖娆的模样……一股怒火就油然而生,直冲脑门,眼底划过一抹狠戾。

????“你这个堂姐心思歹毒,就你这没心没肺的,以后要多个心眼,多加提防。不如我让人教训她一顿。”

????“哎哎哎,别,千万别啊!”连白微忽闪着大眼睛,煞有介事地说,“我们女人之间的争斗,男人不要插手。再说了,与她斗,其乐无穷。你可别剥夺我斗争的乐趣,除非我求你出手帮助,其他你就作壁上观。”

????一套歪理邪说被她说得振振有词,慕临骁首次这么善心大发,还被拒绝了,虽然有点不虞,却又禁不住对连白微有点赞赏。转念一想,又忍不住有点失落。她死活不让自己帮忙,其实说到底,还是不想他过分渗透到她的生活里,是不是换成了那个姓贺的小子,她就会欣然同意他出手相助?

????表面神色未动的慕临骁,短短时间已经转过去无数念头。连白微根本没注意他的表情,因为他是个隐藏情绪的高手,永远的岿然不动,看他那张秀色可餐的脸,永远都是冷冰冰的。

????“你坐着哈,我去洗手间把衣服换回来。”连白微拿着自己之前的衣服,裹紧了身上那件又长又大的男士外套,向洗手间走去。

????慕临骁一直扭着 脸,看着她的背影。脑子里不知为何,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不知道连白微在家里仅仅穿着他的衬衫,会是什么样子?

????刚才在慕临骁跟前伪装得很轻松的连白微,在洗手间里忍不住一边换衣服,一边嘀咕。

????“连忘忧,你个恶妇,简直心如蛇蝎!我要是那种想要出风头的女人,这回就上了你的大当了!我怎么着你了,从小到大你都针对我和弟弟,装得像个好姐姐,背地里闷坏闷坏的!你想要谢元浩那个渣男你就要呗,我双手奉上,你至于还这么搞我?”

????换好原先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连白微自问,“连白微,你还要默默忍受她对你的欺负吗?你要是不做点什么,不抓挠回去,我都瞧不起你!”整理头发的时候,大眼睛骨碌转着,已经开始想着如何报复回来。

????这顿饭吃得七七八八,慕临骁吃得很少,没捞着吃海鲜的某白微,将剩下的肉全都吞吃入腹。两个人准备离开餐厅时,连白微拍着吃撑的小肚子,突然意识到有一个严峻的问题在等着她。

????这顿饭的饭钱需要她来付!

????可她根本就没有这些钱啊!

????发着愁挠着脑袋的连白微越走越慢,前面的慕临骁发现旁边少了个人,停下步子,转身催促她,“快点,在磨噌什么?”

????连白微皱着小脸,咬着嘴唇,慢慢地磨到他跟前,扁扁嘴,声音很小的说,“我的钱不够……”

????“嗯?”慕临骁似乎没听明白她说些什么,微微侧身弯腰,离她近一点,“什么钱?”

????连白微深呼吸,厚着脸皮说,“不是说今天这顿我请客吗?可我没想到是包场,这里包场费太贵了,需要三十万。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积蓄总额。”

????慕临骁这才明白她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突然很想笑,生生忍住了,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把我的稀世玉镯卖掉了吗?还说没钱?”

????“卖了四十万,缴费了三十万,手里现在只有十万了。”时不时地翻起大眼睛看他几下,又心虚地低下头。

????慕临骁假意想了下,严肃地说,“你在骗我吧?怎么可能才卖四十万?那个玉镯最低价也要三千万。”

????“啊?什么!三、三千万?”连白微惊得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慕临骁,马上就要哭了,“那、那怎么办,慕先生,实、实在对不住,我不知道那个镯子会那么贵,怪不得之前你那么大发雷霆的,原来它价值连城。我白菜价给卖掉了,现在再去赎回来还行吗?”

????慕临骁煞有介事地说,“别人用百分之一的价格买走了它,你觉得他还会原价卖给你?”

????嗡——!

????连白微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一软,接着一个趔趄,被慕临骁稳稳扶住她。

????慕临骁低头,在她耳畔深沉地说,“所以说,你欠我的,这辈子估计都还不清!”

????连白微深以为然。她一个月五万的工资,一年才六十万,十年才六百万,五十年才能凑够三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