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起来,她不仅没钱,还是个一屁。鼓债务的可怜的家伙。如果不能尽快挣到三十万,将慕临骁的那个玉镯赎回来,她就等于又多欠他三千万!这个数字……太恐怖了啊。

????张小飞用力咬着牙,下颌骨都咯吱在响,明显的,他在纠结着什么,终于,在连白微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他缓缓跪了下去。

????“连小姐,我求求你了,就请帮帮我吧,我儿子现在突发急性败血症,需要住院治疗啊!”

????连白微翻着白眼,内心里非常讨厌这种动不动就给人跪下,道德绑架别人的人,她又不是圣母,被这家伙坑得差点被家族除名,难不成他稍微道个歉,认个错,然后给她跪下,她就必须要原谅他而且还帮他吗?

????“我告诉你张小飞,我对你们父子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本来按照慕少的游戏规则,你这条命都该没了,我已经放过了你,你还不知足吗?想跪,你尽管跪着吧!丢脸的反正不是我!”

????说完,连白微转身就走了,该忙什么工作忙什么。

????花朵朵好奇地打量着跪着的张小飞,忍不住好奇,走过去,问,“我说这个黑脸大哥,你干啥跪在这里啊?我这里还有二百块钱,要不你拿去应急,再多了我也没了。”

????张小飞抬起头,眼睛里含着泪花,“谢谢你大姐,我不要钱,我想求连小姐帮我儿子入院治疗,医院现在病房满了,根本不接收我儿子。”

????一句“谢谢你大姐”彻底得罪了花朵朵,什么你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

????花朵朵狠狠瞪了张小飞一眼,冷嘲道,“那你跪在这里没用,你去前面的行政楼,三楼最东头的那个办公室门口去跪,这事最有发言权的人,是我们院长。我们这种小护士可没那种给人安排病房的能耐。”

????花朵朵说完转身也走了。

????张小飞跪了一会儿,一看再跪下去确实也没有什么作用,干脆地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向配药室的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离去。

????没想到看着面善的连白微,也是个不好接近的硬骨头。苦肉计都没产生作用,看来还要想想别的方法。

????冯千里让他的御用发型师来给他做发型,他则翻动着平板电脑,选择今天该穿什么衣服,旁边站着他的形象设计师。

????“冯少,您看您想选哪一套衣服呢?”原来伺候冯太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费劲,他原来穿衣服都是随意来,可现如今……挑剔得让人想哭。

????“哪一套穿上之后,一看就是个受了委屈和冤枉的好人?”

????“啥?”形象设计师被问得一张懵逼脸。

????“这都不知道,你也别当什么破烂设计师了,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