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接着又补充一句,“苏伯说了,这汤是慕少临走时交待给您准备的,如果您不喝完,我们需要立刻汇报给慕少。”

????连白微嘴角抽搐。

????就这么点小破事,慕临骁至于还要专门交待一下吗?他是不是知道自己特别喝不惯这种味道怪怪的汤,所以才故意整她的。

????面对司机坚决的目光,连白微无奈地接过去保温桶,还没等人家将一只秀气的小碗拿出来,她就豪放地对着保温桶咕咚咕咚喝起来。还好份量不是很大,否则喝不吐她,也能撑死她。

????颤着小爪子将保温桶还给了司机,连白微打了个大大的饱嗝儿。

????来个特么的大姨妈,照慕临骁这么折腾法,她觉得她会英年早逝。

????撅着圆滚滚的小肚子,连白微已经对于午饭没有一丁点的想法了。

????“白微,白微!我已经收拾好了出诊的一切装备,待会下了班,咱俩就立刻出发!给这么多钱的大雇主,千万不要迟到哦。”花朵朵拍着她收拾出来的一个装备包,两眼放光。

????“嗝儿!你就不怕他是个神经病了?”

????“嘿嘿,没事,剪子带着呢!不行就给他一剪子!让他今生都当不了男人!”

????花朵朵一脸狰狞的狠意,引得连白微都禁不住颤了颤。

????连白微小爪子拍了她肥肥的肩膀一下,叹息着说,“剪子还用得上吗?有你在,你直接来个千斤坠,就能坐扁他!”

????“我也没有多胖,好不啦!我稍微减减肥,和贺医生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两个女生欢快地随意聊着天,下班时间也到了,她们俩收拾一下东西,就准备离开医院。

????连白微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贺廷森打过来的,唯恐是关于弟弟病情,连忙接通。

????“喂,贺学长?”

????一听说是贺廷森,花朵朵好奇地将耳朵凑过去,又被连白微嫌弃地推开。

????“白微,吃饭了吗?”贺廷森温煦的声音传过来,听了就让人觉得安心。